[ 誠意正心 ] 31 七月, 2021 23:20

當一個主管

自我要求嚴格

常常以身作則

能力有目共睹

對下屬賞罰分明

盡力做到公平對待

唯一的爭議

就是權責區分得很清楚

這牽扯到賞罰分明

以及領導的權威性

不區分清楚

如何賞罰分明

不區分清楚

容易以下犯上

私下感情可以融洽

但公歸公

私歸私

於公

權責不清

容易感情用事

公私混淆

甚至

陽奉陰違

狐假虎威

終至不臣之心

一個主管

都做到這份上了

還管不了

只能說明

世風日下

人心異變

變得異常邪惡

如果說

這是筆者親身經歷

信者恆信

吐者恆吐

恍如隔世

我竟突然能體會

崇禎皇帝當時的心理狀態

要是我

我也只能感嘆

朕非亡國之君啊…!

宋亡已無中國

明亡已無華夏

神州歷經多年的戰亂

與民族的被動融合

傳統的道德信仰

早已經殘缺不全

更加不堪的是

自漢高祖劉邦立下

一介平民登峰造極

"典範

民變就成為替天行道

的義舉

具有為者可稱帝的正當性

劉秀雖具皇家血統

卻也加入綠林好漢之列

才漸有實力基礎

很好的演繹了

趁民變而起的套路---------------------------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31 七月, 2021 23:19

經過前面的論證

黨爭係人心不古之源

由此可見

筆者真知灼見

由此可知

當人臣其心變異

臣已不臣

通常

只有開國君主有能力

可以駕馭初為人臣的下屬

經過時間推移

君臣經驗值此消彼漲

後代君主很快發現

根本駕馭不了群臣

黨爭傾軋激烈肅殺

說明了人臣的權力薰天

已經到了你死我亡的境地

君主為了有參與感與存在感

與黃門權宦自成一黨

逆襲奪回朝政主導權

陷入了黨爭的死循環

所以

主戰場變成是朝堂

而非實質意義的沙場

武將淪為配角

這是結構面因素

換句話說

實際掌握國家的

是黨派

只要站對邊

選對派

就可以扶搖直上

甚至位極人臣

實際掌握朝政

有了裡子

面子變得不在重要

表面上是朱家天下

實際上

是吾黨制霸

講好聽點

臣子在進化

都聰明絕頂

在這樣的背景設定下

誰當皇帝不都一樣

黨派依然是中流砥柱

反倒是傻子要當皇帝

皇帝最大的作用

變成是背鍋俠

看似操著生殺大權

實際只不過是行禮如儀

當權派同意

皇帝才殺得了失勢的那一派

否則

皇帝根本不敢動當權派一根

激八髦

等同於當權派藉皇帝這把刀

殺了對立派系及黨羽

這臣都不臣了

還帝王個屁啊

這才是末期無割據的

根本原因------------------------------------------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31 七月, 2021 23:18

有明一朝

說是黨派整垮的

一點也沒冤枉

尤其是後期

地方藩王多成落魄貴族

地方真正作威作福的

無非是當權派系

連藩王都要禮讓巴結

說是藩王吃垮明朝

這鍋

只得背

控制民間視聽的

自然是當權派

民變

自是民心思變的必然過程

民間對朝廷不滿可以理解

因為資訊不對稱

也或許當皇帝就是要概括承受

當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踏入宮殿之內那刻起

看著跪著的一排官哪

歡天喜地迎著新主駕到

不久又看著崇禎那

無人理會的孤懸之身

頓時三觀一震

就什麼都明白了

竟還有些尊敬起崇禎

手起刀落那些跪迎的官哪

毫不手軟

李自成畢竟只知皮毛

還是建立自己的政權

完全不深刻了解

那為官的套路模式

官員腐敗都是君上昏庸

這樣的印象深烙在腦門

只要換人做做看

就可以有一番新氣象!?

崇禎就是笨

搞掉東林黨

又搞掉閹黨

整個國家棟樑拆光光

利益輸送渠道乾涸

雨露無法均霑

生無可戀

不攪個翻天覆地

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民變吹起天使號角

東北有祥瑞之兆

當有天子出

南方氣運已終

這些屁話

自是掌握民間視聽

的大內宣讖緯伎倆------------------------- (閱讀全文)
[ 平天下 ] 23 七月, 2021 21:44

責任

曾幾何時

可以使人不當人

為了逃避責任

人可以拋棄人格

話說回來

責任真有這麼恐怖

讓人可以一秒變畜牲

擔下責任

意味著要承受

衝擊而來的責備

責備越是巨大

越難以承受

甚至會傾家蕩產

最嚴重者

會使人起殺機

責任使人殺人

這是有著強關聯

精準地說

逃避責任使人殺人

筆者很好奇

責任的定義為何

怎麼就會使人殺人了

責任還應該稱作責任嗎

還是應該稱作是病毒

使人成喪屍的病毒

而且是逐步漸進式

當病毒量突破臨界

就變喪屍

不對

我搞錯方向了

責任不是病毒

惡意才是

責任感強烈的人

就像是體質敏感的過敏兒

一點點的病毒入侵

就會引發強烈過敏反應

而一點點的惡意散佈

就會使責任感強的人

強烈的感到不適

是種渾身發熱不自在

嚴重者會促發殺機

所以才說搞錯了

惡意才是病毒

責任是免疫細胞

網軍的興起

就像是冠狀病毒般

惡意肆虐網路世界

如病毒般侵襲心靈

該死的冠狀病毒

該死的網軍------------------------------------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23 七月, 2021 21:43

瓶子素來敏感

想必也是責任感作祟

不可諱言

筆者也偶起殺機

因為有人在破壞規矩

我自認有責任

去導正這一切

破壞規矩的人

嚴重者真的會使我起殺機

如同保衛身體的免疫機制

是保衛社會的責任感爆棚

殺機或許言重

但破壞規矩真的惡性重大

是導致社會癌化的病毒

也是不除不快

就是因為深知

此病毒的惡性

常怪瓶子暴怒

那是因為免疫反應激烈

相較於一般人

瓶子較能辨別惡意病毒

往往讓瓶子暴怒

而旁人卻還一臉矇

拜託

這是在保護大家好嗎

這就是瓶子特有的孤獨感

天生的孤獨感

往往有種誰願意懂我的憾恨

不是說要懂我

並且順我意的意思

沒那種意思

真的

懂我就可以了

真的

懂就可以

不必理我都沒關係

只要我知道

()懂我就行了

也許久經歷練的瓶子

外表強悍

責任感爆棚

輕易消滅惡意病毒

唯獨一個地方脆弱

就像是易脆的瓶子

所有的武裝

就是為了保護易脆的瓶子

內心小世界的瓶子

也許有人不屑一顧

認為少臭美

敝帚自珍

無妨

但沒有人有權力破壞

隨意破壞別人內心的

細心呵護的~

希望妳()懂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