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國 ] 29 三月, 2017 22:10

晚上

由於比較晚回家

小馨馨問了去哪裡

回說去聽網路趨勢研討會

沒想到小一的馨馨居然說

關你甚麼事

頓時啞然失笑

的確

哥是甚麼咖

跟人家去聽甚麼研討會

也不是甚麼相關行業

一秒龜縮

只是小一的馨馨

為何能如此準確的判斷

才真的是匪夷所思

話說研討會

集結了產官學研

說真的

陣容還真堅強

當然

哥收獲也是頗豐

都說物聯網未來的商機無限

應用無限

機會無限

每個與談專家也都提出精闢見解

給出明確具體建議

卻有種萬事俱備

只欠東風之憾

都在等

產業在等政府支持擘劃整合

政府在等廠商有殺手級應用

學界感覺只想創業賺大錢

研究智庫則說一口好創意

只是感覺態度很積極興奮

卻都沒甚麼積極作為

整場下來

關鍵還是在政府

政府要積極一點嘛

不是商機很大嗎

一秒鐘幾十兆上下

怎麼都不積極去爭取----------------------------- (閱讀全文)
[ 修身 ] 28 三月, 2017 17:18

一日

在公共廁所發現一名男子

站的離小便斗稍遠

心想人家條件好

自當會離稍遠

於是進去上完了大號出來

怎麼那老兄還在

從哥進來到大完便

怎不見有洩洪情形

打量一番

不對

在玩

哥一陣噁心

後來哥找來一名男同事一起

喊了聲先生

那老兄立馬收槍拉褲

快閃離開

這世界真無奇不有

公共廁所也算進出頻繁

怎會有人無視別人眼光

光天化日之下

就幹起那…--------------------------------------- (閱讀全文)
[ 修身 ] 28 三月, 2017 17:15

哲學

就曾帶給哥相當多的啟發

但想要再進一步找尋

似乎不得其門而入

就好像遇到瓶頸

無法突破

醫學

在大量人體解剖的研究之後

造就現今西方先進的醫療技術

姑且不論其中有多少黑歷史

要說的是

解剖

直接深入觀察

不再靠想像

才能實際有效的了解人體

要實際有效的了解人性呢

解剖

人性如何解剖

誠實面對自我

要先勇敢地挖掘自心

不管多黑暗多痛苦的面向或傷痕

剖開

直視

可以哭出來

還是要繼續挖掘

是甚麼造就自己今日的模樣

不管是變形還是扭曲

甚至打了雜亂的結

都是自己實在的內心------------------- (閱讀全文)
[ 修身 ] 24 三月, 2017 18:28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像這樣高超的境界

恐怕難以觸及

不以物喜

這技能哥很早就獲得

不太有甚麼物質享受的哥

很早就對身外之物無感

吃喝玩樂

引不起哥太大的興趣

也因此

對周遭的人事物

感受卻特別深刻

關上物質享受的大門

老天卻開啟了哥的精神之窗

是好是壞

是喜是憂

目前哥尚無定論

很多時候是苦澀的

但在一陣痛楚之後

往往獲得許多的醒悟

多數時候

還覺得自己與大家格格不入

彷彿局外人

難以融入

沒有被需要的感覺

稍一不甚

任性的特立獨行一下

總是引來異樣的眼光

這樣的違和感

日子久了

說真的

還蠻累的

這樣一個世界

哥這樣的人

或許不該存在

雖然這樣使得存在感變強烈

卻多了種多餘感

兩種症狀合併稱作

存在多餘感

哥有種感覺

當哥不存在

有些人會過得更自在

哥沒那麼脆弱

這並不是甚麼自殺宣言

只是種感觸

每天帶孩子上學放學

假日帶孩子們出去玩

在家陪孩子們寫功課

然後漸漸變老

工作時好好工作

不管未來如何

總是要對得起自己

這樣就好

試著不要活得太用力------------------ (閱讀全文)
[ 其他 ] 19 三月, 2017 11:43

美國一直站在舞台中央

過去總是吸精焦點

其實

日本才是美國的經濟實驗室

超狂的印鈔政策

國債是GDP的兩倍多

都只在日本發生

保守的日本人

為何如此的有四五孔

還不是有美國老大哥在股溝頂著

日本小老弟盡量幹

有事美哥哥挺著呢

一直以來

日本經濟總是被視作雞肋

引不起大家性趣

而最近

透析經濟團隊因著龜山阜義離開

又加入了日本來的新血

這次換成了女性

芳名叫作是

酒井無奈子

酒井一加入討論

便帶來了驚人的獨特見解

因為長時間實地的觀察

所以對日本經濟有著無與倫比

的深刻體會

酒井先是提問

日本近幾年瘋狂的印鈔

各位有沒有想過

為何沒有引發惡性通膨

資產價格也未飆上天際

這與理論不合

當然

團隊成員各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每個人都可以說出一套漂亮見解

但總讓人有種隔靴搔癢的難耐

最後

酒井指出

其實

長期以來

日本飽受通縮之苦

完全是印鈔印不夠之故

因為

光從結果來看

已經足以證明

當歷經數年的無良印鈔後

通膨仍不見起色

資產價格也未噴發

這不就明顯地意味著

當年的房地產崩盤之際

如果就開始大量印鈔

去滿足市場的流通需求

直到交易情緒恢復冷靜

自然而然地隨市場力量修正

今天的日本

恐怕就不是如此而已----------------------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