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 ] 21 四月, 2018 00:08

退了一萬步

即使發生資金鏈突然斷鍊

只要監控得宜

即時注入流動性

一樣可以起死回生

這從零八年金融海嘯以來

不時地上演

歐債危機

陸股風暴

商品寒冬

齣齣精彩

哪一次不是用錢就可以解決

所以就都不是問題

問題不在經濟

而是在會計

資產荒資產荒

資產絕對會是一個核爆點

因為公司債規模空前

公司資產負債表的負債項暴增

換來相對應的現金資產

現金要支應舉債利息

廠房及辦公室租金

最大宗還是人事支出

現在還流行買庫藏股及併購

庫藏股是股東權益減項

看似無害!?

而併購是提高營收手段

除具美化效果

對資產項大有助益

問題不是每家公司都有厚本併購

利息租金及薪資等項目

都不斷侵蝕著現金資產

壓得快喘不過氣來

所以即使供給過剩

還是得不斷生產

以維持資產項聲勢

基本上

負債大於資產為破產

在負債項的包圍下

資產項可謂是四面楚歌

當然要背水一戰

這就是為什麼

生產不可能停歇

但弔詭的是

市場價格卻始終向上

因為歷經商品風暴後

公司哀鴻一遍

卻暗自發誓

絕不能讓價格倒下

因為這會影響資產評價

即使商品期貨市場曾瀕死亡邊緣

零售價格卻還翹首昂揚十分囂張-------- (閱讀全文)
[ 其他 ] 16 四月, 2018 09:34

銀行中的銀行

保險中的保險

信託中的信託

SPV中的SPV

沒錯

這就是美國聯準會該負起的

業務與責任

不要再保守的謹顧銀行業務

保險公司要向聯準會投保準備

SPV要向聯準會購買避險準備

聯準會要扛起最終的責任

否則

憑甚麼聯準會擁有獨家發行貨幣

的至高無上權力

所以也必須扛起最終的責任

才符合權責相當的公平原則

這樣做可以避免接下來

難以想像的超大規模金融風暴

以零八年金融海嘯為例

若是當時聯準會就扛起金融最終責任

要求發行CDS的機構

必須向聯準會購買準備金保額的CDS

沒聽錯

聯準會發行準備性質的CDS

將儼然成為市場上最終的莊家

聯準會因而收取了保費

市場會有緊縮效果

聯準會必須進行公開市場操作

將收取的保費再投放出去

維持市場流動性的平衡

一旦危機爆發時

聯準會第一時間進行償付的動作

同時進行公開市場操作

維持流動性平衡

就不會有大量違約的事情發生

就不用事後才來執行量化寬鬆

搞的市場雞飛狗跳

貨幣制度遭受嚴重信用危機

這就是最終責任的重要性

因為市場已經不是傳統

只有銀行的借貸行為

衍生性金融商品如過江之鯽

聯準會的功能

不該再僅是保住銀行

保住匯率而已

而是要保住整個金融體系

保住整個貨幣制度

成為市場最終的仲裁者

才是金融教父該有的風範

也才能即時有效更正確的解決

金融市場的危機

如同過去拯救銀行般------------------------- (閱讀全文)
[ 治國 ] 09 四月, 2018 20:30

制度建立之初

都會有過一段

極其美好的時光

遙想過往

從蠻荒部落走到封建帝制

起初

也會享受一段制度建立的美好

井然有序安居樂業

各司其職人盡其才

只是後來不懂珍惜

慾壑難填

只想鑽漏洞

從禪讓到世襲

開啟了帝制崩裂的篇章

資本主義何嘗不也是如此

以金錢換取時間

在短短百年

人類文明以等比級數躍昇

建立空前璀璨的輝煌奇蹟

只是同樣的悲劇再次重演

又開始不懂珍惜

慾壑始終難填

從投資到投機

開啟了資本泡沫的篇章

走到今日

量的提升已到盡頭

質的提升缺乏誘因

還能走多久

相信不會太久

其實從GDP四大要素中

工資的占比

就可以算出整個全球市場

的胃納量

到底有多少

工資停滯已經不知多少年頭

市場還能有所成長

還不是舉債的功勞

才有辦法過度消費

但當舉債也到頭時

市場就真的停滯了

舉債到頭

意味著利息上不去了

這時還有操作空間的

只剩下租金與利潤

提高租金無益於工資

只會進一步侵蝕市場

所以

只有提高利潤一途

但這幾年企業利潤率下滑

有目共睹

還能怎麼辦

自從量化寬鬆以來

幾兆幾兆的鈔票狂撒

舉債又有空間騰出

尤其是企業債

市場空前的便宜錢氾濫

不搶白不搶

只是企業拿到錢都在幹嘛

不是併購就是還舊債

再來就是買庫藏股

一整個沒有出息

簡單講

不是買股票就是還債

所以債券到期規模與

股市走勢呈高度正相關--------------------------- (閱讀全文)
[ 其他 ] 02 四月, 2018 00:52

GDP的四要素

租金

利息

利潤

工資

傳說中

人事成本的天花板

就恰恰好是四分之一

也就是說

工資占整體經濟的比重

約為四分之一

其他明顯是占四分之三

那四分之三就是資本

若經濟成長100

那工資部分可否分得25

答案是否定的

根據21世紀資本論這本書

工資成長率永遠低於資本報酬率

勞動人口中

勞工若占95%好了

資方只占了5%

那工資分不到成長果實的25%

再分下去給勞動人口的95%勞工

每個勞工分的

幾乎不痛不癢

若是以職位高低再涮下來

廣大的低層勞工朋友

幾乎分不到什麼東西

這還不含繳稅給政府

再攤開勞工薪資單

支出最大筆的

不是房租就是貸款利息

其餘食衣交通電信等再扣掉

真正可支配所得寥寥無幾

可支配所得意味著財務自由度

在資本主義世界裡

財務自由才是真自由

否則都只是外表光鮮

兼打嘴砲度日的奴隸罷了

當成立一個家庭後

可支配所得更少了

若是有點孝心

自甘為三明治世代

上還奉養雙親

那就真是一整個GG

只能是毫無自由的建民了

資本主義下的建民

別轉頭

指的正是你()------------------------------------ (閱讀全文)
[ 其他 ] 02 四月, 2018 00:51

移植到資本主義

現代的各項重大建設

名為促進經濟繁榮

實則為資本主義作嫁

不斷創造更多的資本

只是讓資本家分得更多

累積更快

從前述可知

資本家們分得四分之三

人數占比卻只有5%

更加鞏固提升資本家的資本

而且工資任其支配

削弱勞工

文明提升了嗎

剝削的效率卻真實的爆了錶

自我的認知卻虛妄的瞎了眼

看清這一切

因為兩樣魔物

讓人甘願終生為奴

一為權杖

二為金飾

前者象徵權力

後者標誌資本

這倆魔物

總教人生死相許放不下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若為金權故

兩者皆可拋

其魔性可見一斑

可怕的是這倆魔物一旦合流

將會萬劫不復

也就是金權政治

氫彈試爆成功的一刻並不可怕

金權政治成型的一剎那才絕望

怕是累世為奴

永不得翻身了

古代

至少命運是天註定

現在

命運皆操縱在金權者手裡

很可怕

沒感覺對嗎

因為95%都是建民

當然沒感覺

但身處那層峰的5%卻感受深刻

有幸若接觸那5%

絕對會自慚形穢

這不是建民

什麼才是建民-------------------------------------- (閱讀全文)